2017年09月09日星期六,本学期第2周
当前位置: 建筑大学首页>>新闻网>>文化育人>>正文

这份情终是无法割舍□ 阡陌

2016-04-07 17:00  校报编辑部  (阅读人数:

很久没有写些什么了,今夜忽然有一种冲动呼之欲出,无论如何平复都无法释怀,就那样紧紧抓住心口。

手机的提示音送来一条信息:“老师,直到今天中午例会是新部长去的,我才真正意识到换届了……”看着学生发来的信息,思绪忽然散开。是什么时候开始,我这么在意这个集体,一年前,它隶属于我直管;16年前,我负责它的具体工作;还是19年前,我第一次走近它。已经,说不清楚了。

大学生通讯社,一个已经和我走过生命中一半时光的学生组织。是怎样的缘分呢?从它只有20多名学生到如今具有200人的规模,我见证了它每一步的成长,直至今天,我仍然在不断努力想让它更加壮大。或许,喜欢文字的人都很感性,所以这个集体是全校唯一具有学生组织校友会的特殊群体,这两年,看着这些跨专业、跨年级的学长学姐和学弟学妹在祖国各地相聚,我不禁感叹,是什么样的情感,让这些相差20岁的人可以那样开怀地坐在一起畅谈。

去年大通社第一次组织社会实践,我打电话给一名没见过的学长,表示想派在校学生去采访毕业的学生记者。最初的联络是拘束而忐忑的,不知道这条路能不能走,可学长的热情超乎我的想象。他帮我出主意,联系更多的学长,很快大家见面了。当10多名年轻的学生通讯员与年纪和叔辈差不多的学长坐在一起时,我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向往。对,就是向往,是对这个集体的一种向往。那天,大家聊了很多,没有人谈自己的成就,尽管我知道他们的事业都很成功。我记得,说的最多的就是“情”字,他们不断地叮嘱在校的学生珍惜这个集体,珍惜这份感情。在送毕业生的联欢会上,我深情地拥抱了就要离开的他们,那一刻的情,如此沉重。

寒假的时候,看着办公室的白墙,忽然想,做点什么吧,给大通社留些文化,久了就会变成传承。和两个当年关系不错的毕业学生记者提起,他们很自然的接口:你做吧,能为大通社做点事真是太好了。于是,崭新的书架、相框陆续抵达,就连卷了边、跛了脚的会议桌也换成了新的。事业有成的出钱,在校的自然出力。刚一开学,同学们就拿着锤子、螺丝刀等工具叮叮当当地把这些都组装起来,看他们拿着工具的样子,我知道这些活在家里是不曾干过的。我笑着说:不行不行,这么装放点东西就散了,那个相框贴歪了……那天我下班了,办公室的灯亮到很晚很晚。

当新学期来临的时候,我又看着他们不停地忙碌。开会、研究工作、布置采访任务、制作每天的微信平台、背着相机满校园跑、糊好的信封堆得办公室门口满满的……已经习惯了这种工作状态,我在办公室里面,一抬头就能看到隔断外忙碌的一群孩子。看着他们略带腼腆的笑容、执著认真的样子,我总是忍不住停下手里的工作,打断他们,其实就是想多和他们说说工作的细节、多告诉他们一些注意事项,想让他们把工作做得更完美。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年复一年地重复着同样的事情、相似的话语,却乐在其中,乐此不疲。

我是个护短且严厉的人。我安排的工作必须认真做好,有困难提前说,做不好了再来找我肯定批评。因此,这么多年我积攒的学生贺卡字里行间敬畏的居多。我经常勉励自己,严师才能出高徒,久了,自成一种风格。我的记性一直都不太好,这么多学生,大部分都是样子和名字对不上的。我的微信和QQ里每个学生都要认真备注,不然是肯定想不起来的。很多时候,学生在校园里和我打招呼,我总是报以微笑,或询问一下近况,多少有些心虚,因为我记不准他们的名字。可是我依然很高兴,我知道他们都是我的学生。

再有几个月,就又要到分别的时候了。今年,想把那一天变成一个节日,即使并不盛大,但这20余年数百人的深情是那样厚重,如果不做些什么,如何心安!所以,即使很忙,彻夜难眠;就算很累,无法休息,还是在不停地想、不停地做,只为了心中的那份情。

我是个念旧的,注定要被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情感牵绊。这个牵挂了生命中一半时光的集体、这群总是阳光灿烂的面孔也注定在我心里牢牢地占了一席之地。学生一届走了一届来,大通社培养的是流水的兵,而我,能做的只有筑牢这铁打的营盘,只因,这份情终是无法割舍,那就继续牵绊着一起前行吧!

 

上一条:遇“建”如诗 意象相伴□ 环境15-1 宗己越 下一条:麦田里的文化□ 山人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