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4日星期四,本学期第12周

诗情画韵 绘尽盛唐之美

2018-07-18 07:35  沈阳建筑大学报  (阅读人数:

王维,出身于如今的山西运城,公元731年凭借出众的才华被唐睿宗第五子岐王引荐给了玉真公主,以一曲《郁轮袍》得到了公主的赞赏,在来年春闹中,不负众望被点为状元,以弱冠之年夺得龙榜。王维精通诗画音律,尤其凭借诗画成就流传于后世,其诗歌艺术被认为“自李杜而下,当为第一”,素有“诗佛”之称;其书画特臻其妙,后人推其为南宗山水画之祖,古代文人画亦自他而始。

旷世才子留芳千古

王维,凭借其过人的诗赋才能、出众的书画技艺在开元、天宝间享有盛名,尤其擅长五言绝句,诗歌中大多描写山水田园。王维生于盛唐,自幼聪颖,在九岁时便写下了小有名气的诗篇。十五岁时,他胸怀壮志进京谋学,挥笔写下《少年行》,至此“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成为千古佳句。十七岁的重阳节,思乡难耐时,他又写下“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七言绝句。21岁的王维,击败了同年同科的张九皋,夺得了状元郎,开启了他的仕途生活。

出仕后的王维,有着远大的政治抱负,希望能闯出一番大事业,却因让伶人舞黄狮子遭贬谪,被发配至济州任司仓参军。在逐渐对仕途失望后,王维在京城蓝田山麓修建了一处院所,修养身心,与好友裴迪弹琴赋诗,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在此期间,他所创作的《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就表达出想要远离尘俗,隐居田园的愿望。他在山水琴弦中留下了《山居秋暝》《竹里馆》《终南山》等山水田园诗派的佳篇,字字简练精悍,句句自然清新。

在随后暴发的“安史之乱”中,王维在叛军中被迫出任伪职,得知叛军在长安城内烧杀掳掠,他愤慨写下了以39个字为题目的传世诗作,简称《凝碧池》,用诗歌倾诉了自己的忠心。战乱平息后,王维因在叛军中任职,被处下狱,但其所作的《凝碧池》抒发了亡国之痛和思念唐李氏的朝廷之情,所以只是降了官阶,从正五品上的给侍中降为正五品下的太子中允,得以宽宥。这一事件也成为王维诗风、画风的转折。此后王维的诗画多以清丽淡雅、闲情归隐为主,少了盛唐的浓艳与修饰。

王维一生写过无数的诗歌绝句,流传至今的也超过400首,他的诗中,无论是描写边塞风光的荒凉,还是种豆耕田的闲适,总是流露出一种未经雕琢的美,这种美,沁人心脾,让人不经意走进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当中。他在诗歌上的成就是多方面的,无论边塞诗、山水诗、律诗还是绝句等都有脍炙人口的佳篇。王维留给后世的印象,是《使至塞上》中“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丽辽阔,是《山居秋暝》中“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清新宁静,是《相思》中“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的百转柔肠……苏轼曾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王维以清新淡远,自然脱俗的风格,开创了山水田园诗派的又一个盛世,他把绘画的精髓带进诗歌的天地,以灵性的语言,生花的妙笔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幅或浪漫、或空灵、或淡远的传神之作。

诗词歌赋隽永流长

走进中华文化的瑰宝中,王维的诗歌就是其中灿烂的一笔。近期,在中央电视台热播的大型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中,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使至塞上》《山居秋暝》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频频出现,诗歌中或是自然的宁静清新、或是边塞的壮阔雄伟,让人们在千百年后重温盛唐之美,可见王维的诗歌流芳后世之久,使其生前后世都享有盛名。

王维的近体诗歌成就在盛唐的诗坛中享有盛名,以《红豆》《山居秋暝》等为代表的超过400余首诗歌记录着盛唐的民风与文化。与前人所比较,王维诗的成就主要在于山水田园诗,其拓展了这一类诗歌的内容,也增添了这一类诗歌的艺术风采,使山水诗的成就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诗坛树起了一面不倒的旗帜。这些诗歌饱含着王维淡泊明志、淡然仕途的心境与追求,着重于描写大自然的幽静恬美和山石水木的清新自然。例如:表现了平静闲适、悠闲生活的诗歌《渭川田家》,描绘了月下独酌、闲适安静的诗歌《竹里馆》,抒发了空寂幽深、古朴自然的诗歌《鹿柴》……

诗歌,是用高度凝练的语言,形象表达作者丰富情感,集中反映社会生活并具有一定节奏和韵律的文学体裁。《毛诗—大序》记载:“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歌,是中华传统文化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也是传承文化过程中的重要方式,以唐代李杜、王孟为代表的近体诗更是中华诗歌文化中的重要篇章。近体诗是在唐代形成并定格的格律诗体,由南朝齐永明时沈约等讲求四声、八病等声律、对偶的新体诗发展而来,至唐初沈佺期、宋之问时始定型,成为唐朝以后常用的诗体,其对字数、句数、音律、平仄的严格要求使之发展迅速,且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对于历史文化的研究,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以唐、宋诗歌为发展高峰期,以杜甫、李商隐、陆游为代表的近体诗的发展是一种反复感悟、循序渐进的过程,是凝结民族文化的一条重要途径。诗歌在一代代的发展和演变下,变得愈加精美深刻,正是因为诗歌这种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文化产物,才让今天的中华文化更加璀璨夺目。诗书音律,影响了一代代炎黄子孙的文化,在如今垒起的文明宝塔上熠熠生辉。

破墨山水翩跹惊鸿

王维是唐代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他不仅以诗著称于世,在绘画上的成就也达到了后人难以企及的高度。王维将诗与画相结合,将诗意融入画中,用画作来体现独特的文人气质和诗人情怀,并开创了与前人山水画不同的“破墨”体,将山水画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促进了唐代及唐代以后的中国山水画的发展。王维被后人视作南宗山水的奠基人,钱钟书称其为“盛唐画坛第一把交椅”。无论是道释人物,还是山水花卉,王维无一不会,无一不工,但在所有的绘画风格中,他独情山水,与所钟爱的山水田园诗遥相呼应,用写诗的手法来绘画,用绘画的意境来写诗,二者相辅相成。这不仅是形式上的结合,更是诗歌与绘画的内在交融。《辋川图》《雪溪图》《江山雪霁图卷》那些流传至今的作品饱含着诗与画共同的韵味和意趣,真正意义上表达了“诗情画意”。以渲染代替青绿设色,王维所创的“破墨山水”打破了青绿重色和线条勾勒的束缚,尽去以往山水画的浮华之气,大大发展了山水画的笔墨意境,初步奠定了中国水墨山水画的基础,对中国绘画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明代“华亭画派”代表人物董其昌将王维视作南宗山水的奠基人。以王维为代表的“水墨山水派”和以武臣李思训、李昭道父子为代表的“青绿山水派”,分别象征着两个派别画作的最高造诣,成为了风格不同的山水画两大主要流派。唐代是中国古代绘画全面发展的时期,特别是贞观至开元的一百多年间,社会安定,经济繁荣,各民族之间往来密切,异域文化也从不同的领域影响着唐王朝并逐渐被接纳,山水画在这一时期更是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趋于成熟。

看那时光流转、岁月更迭,听那穿越时空碰撞的声音,回望那一幅幅水墨丹青,聆听那一曲曲丝竹管弦,王维留给我们的,不仅是历经千百年来留存下的400余首诗集歌赋,更多的是关于人生的思考,和承载着历史记忆的传统文化。王维在诗与画的间隔中搭建了一条通道,将诗与画相融,将画与诗相依,将构图美、意境美、形象美融合其中,打破了艺术的界限。王维用一生,将盛唐之美定格在诗卷中,也为诗与画的中华文化传承发扬增添了许多动力源泉。这首写不完的长诗,这幅意境高远的笔墨丹青,是文化传承的瑰宝,动情的语言与丰富画面,相互辉映,挥手间吟读诗书,落笔处泼墨豪情,在传统文化的旅途中映照出千百年风景和人生的哲理。

 

撰稿:王洪  王镇豪  李少旭  孔萌泽

 

上一条:一池稻田香四季 满园芬芳育丹心 下一条:校园里的十王府 古色古香的老宅院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