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4日星期四,本学期第12周

最美建大:金叶红妆无尽秋

2019-11-01 18:08  校报编辑部  (阅读人数:

故土难离

□ 给排水1903 曹健鑫

我想现在的时间,大概就像是朱自清言:“夕阳已去,皎月方来。”夜风柔软和畅,而我宁静的心底缓缓漫出一种思绪,我把它叫做—归心。

十一国庆,傍晚的火车。微风从遥远的山谷赶来,拂了叶子,落了霞,却又透不过窗。车里还未点灯,暮色里藏不住光,天边那霞光映进车厢,映红了归家人的脸庞。想来二十载,这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大学距家不远,古老的绿皮车厢是我归家的纽带,铁轨伸长自己的身子通向远方。孤单的耳机里播放着宁静的纯音乐,大脑思绪飘向远方。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家里的秋收时节。金色的田地,金色的玉米,金色的秋。一切都是美好而热烈的金色,仿佛心头上明黄色的糖浆,又仿佛一年劳动收获的烫金请帖。

秋姑娘送来一缕新凉,可这心,却是随着与家乡距离的拉近越发温暖。在路上,我便开始想念妈妈煮的粥,想念爸爸炖的大锅菜……我这不会思考的胃竟是率先归家心切了,有人说,胃是距离心脏最近的器官,那么胃的感受大概就是心的感受吧?我的每一个器官都早已敏锐地嗅到了家的气息。城市里璀璨的灯火无法取代家乡的月色,望月思乡,望月思人。怪不得古人说“月是故乡明”,我的故乡虽没有清澈的湖水,没有广袤的草原,只是一片普通的村庄,但是我爱我的故乡,那里清晨有家家户户的炊烟袅袅,傍晚有拖拉机轰隆隆的奏唱,牛脖子上的铃铛声传入深深山涧,鸡鸣狗吠诉说着最朴实的生活。

故乡,是根,无论身处何时何地,终归是要回去的。每个身居异乡的人大概都会在某个寂静深夜思起家乡的美好,或是家中的某个人,或是家乡某个熟悉的地点,或是家乡的一种美食。家,是儿时的摇篮,是长大后的港湾。从小到大生长的熟悉地方,总是让人有着某种特殊的感情,总的来说,就叫做乡情。因此,漂泊异乡的人们也就在心底偷偷藏了一份—归心。

下了火车,小县城的火车站略显破旧,可归家的人却不少。人们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也怀揣着一颗归心。暖黄色的路灯冷冷地照在街道上,白杨树的叶子泛了黄,簌簌落下。相比校园内的白杨树,还在正午的暖阳下绿油油地闪闪发光,我便忽地想起白居易那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家乡是我的山中之寺,更是我的世外桃源。

路灯把我的影子拉长,归心指引着我一步一步向家的方向前行。夜空深邃,星河璀璨,我期待家中早已做好热气腾腾的饭菜,期待见到父母之后收获一个大大的拥抱,期待父母脸上的笑,那是世间最美丽的星光。

秋景如诗亦如画

□信计1801 印雪婷

在池塘里撷一把清凉,从树枝上摘下金黄,在傍晚里借走霞光,从诗中偷走秋的意象。秋向夏天落了笔,盖住了整片的绿,浸染了满页金黄,不留白,不渲染,不张扬,于是秋沉在画里,而我沉在秋里,听风,赏雨,观鸟,望夜,看叶落满地。

秋风里,我听晚来风急。秋风起,叶落青苔沾了红泥,扰了湖畔一隅泛起涟漪。穗穗黄粒,花落田垄轻着阡陌。秋风起,恰如秋来时耳畔的低声语;秋风急,霜敲梧桐落下苍枝。夜夜凉意,茶入瓷盏印了青花,风起杯撞,温了昨夜相思梦回炊烟,秋风默,恰如秋离时带走了桂花蜜。秋里,诗中尽借篱落看秋风,曲中弦弦拨落叶中情,画中我看不见风,只因我在秋的画中。秋风,秋愈晚,风愈急。

秋雨间,我望雨落红泥。雨打红叶,着红色;雨落青苔,染绿色;雨散空中,是无色。秋雨,雨色浓或淡,一雨一凉秋渐晚。雨打石岸,落了青苔;雨打黍穗,铺了金黄;雨打窗扉,濡湿纸窗。我在春里赏的雨,像烟雾,笼罩着大地,烟雾散去,万物复苏。我在夏里赏的雨,像细丝,斜落在田野,细丝化去,枝叶繁茂。我在冬天里,从未见过雨。我在秋里赏的雨,便是我觉得最有味道的雨。秋雨中,我望雨,雨落红泥。

秋夜中,我盼月落乌啼。望,秋月弯,暂飞高树里,云微渡,遮了梢头树,月光染了叶的黄;秋月圆,落木淮南里,桂折枝,秋夜惹了桂花香,月映桂林,入秋花未落;秋月满,湖心一颗珠,水横波,蔽了满天星,仲秋沾了月饼香,月明星稀,秋里深院喧。秋夜中,月落乌啼,又绕着食物的香气。

秋叶间,我叹逢秋悲寂。叶开始斑驳,依稀看出是秋日里,却还留了夏的痕迹,身上还未着厚衣,窗却不露缝隙,一片落叶里才知了秋意,打开诗集,感受“自古逢秋悲寂寥”藏着的诗中意,不问云月是否有归期;叶开始坠落,渐渐不问曾是夏季,却还念着夏的热气,耳畔已感到凉意,窗外树杈摇曳,满地落叶间秋渐渐远离,诗里叹秋,不觉“草木枯黄雁南归”逢了的诗中情,想问雁雀故乡何处是;叶开始枯黄,怅惘叹息秋将别离,却不盼着冬的来意,窗里撤去纱布,霜落地覆着蜷缩的干叶,合上诗集,才觉“不闻枯树再生枝”含着的伤心意,盼着春里枯树又生芽。我摘初秋的叶夹进书里,书里便留住了夏的印记;我取仲秋的叶夹进诗集,诗集便着了秋的寒意;我拾暮秋的叶放进笔记,笔记便划破我的诗句。我在秋叶间,才觉秋悲寂。

生在北方,春里光景一时新,万物虽复苏,嫩芽却绿得缓,我便心里急切。夏里百花争相放,色彩虽艳丽,乱花却迷人眼,我便心生厌烦。冬里雪花纷纷落,白色虽纯洁,寒风却入了骨,我便心中畏惧。于是我沉在秋里,听风,赏雨,望夜,看叶落满地。

三尺明灯

□ 风景园林1802 周思涵

无聊的时候,我总喜欢仰起头。晴空、黑夜、乌云、雾霭,皆被一一探寻,在广阔之间寻找一丝新意,看着游云巡逻天空,寻觅竞相闪烁的繁星,乐趣有了,便也看得多了。不过这也是极少数的事情,久居深处,抬头一望,只有三尺明灯闪烁。我觉得,它也在看着我。

察觉到头顶上的灯是离家前。母亲特地在我离家前煲了一锅汤,可我却因为一些琐碎不打紧的事情一直拒绝着。待到饥肠辘辘时,早已深夜,母亲不厌其烦地重新热了一遍。我一身轻松,做事便开始不紧不慢,小口呷着汤慢慢品,神游间仿佛瞥见汤中光点,便回了神,向上看,目光与灯光相撞。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觉得灯在看着我。

让我更加确定这种感觉,是在灯光稀疏的夜晚。返校画图时突然被告知专教的灯坏了,没有灯光,漆黑中什么也做不了。那一晚,借着屋外微弱的星光与隔壁偷来的灯光,我不自觉抬起了头,注视着头顶上的灯。屋子里的灯大概距我三尺有余,是最常见的模样。我想,大部分人和我一样,忽视着它们生活着,游走着。“头顶三尺有神明”这句诗人人尽知,可下面那句最重要的诗—不畏人知畏己知,却很少有人知晓。现在的我,抬头看上方,举头三尺有明灯。

我想,它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在寂静的黑夜里,我试着与灭掉的灯对话,试探着它覆盖的“伪装”。夜里冷吗?我的生活是什么味道?而你又倾听了多少我的故事?而我久久不得回响。

从前忙碌课业时,总有在深夜里因困乏趴桌子小憩,却在桌子上睡过许久,直至凌晨。那个惊醒过来的时候,内心格外慌张,不知该如何对这未关的灯解释。当时不明白为什么会生出对灯道歉的念想,现在想想可能是为自己的自制力羞愧吧!黄昏悄然溜走,有细碎的翻书声、沙沙落笔声的地方必定有灯光,可有灯光的地方,未见就有书本与纸笔。也就是在没有故事供养的地方,灯消失得异常快,温暖与光明也会格外快地溜走。所以,那些吞食虚度光阴的灯火格外短暂。

仿佛在夜里所做的一切事情都留在灯里。夜里,燃烧着沾满尘埃的故事,一件一件地,向灯芯倾倒,如若黑夜里的灯没有知晓岁月,变会同黑夜一同逝去。用最简朴的身份倾听着、观看着,那些盘旋于灯光之下的林林总总,见证着所有的付出与坚持,我们呼吸着时光流逝的味道,周遭落满铅华。它们在看着我们,也不知道,它们是否真的会分辨故事背后的一切,品味着生活的味道,想必苦涩与甘甜都有吧!

长夜漫漫,唯有明灯为伴,熬过这夜才没有那么寂寞。

行路久了,别忘记头顶上的三尺明灯。

秋的生活

□土木19010 汪翔宇

枯叶转着圈儿地落

钻进大地温暖的怀抱

初秋没那么冷漠

枫叶承着花儿的绚丽

水并不那么着急

淡淡涟漪

合上书看向窗

远处淡淡灯光

指引向梦乡

若是不眠人

要守得夜色至昏沉

有风清而冷

秋的来信请查收

□高分子 1801郭侨

九月里,秋写下一封浪漫又温软的信。在信的开头没有亲密的昵称却有风的呢喃、在字里行间没有肉麻的字眼却依旧有浓烈的浪漫、在段尾句前未见问寒问暖的体贴却有随风飘落的温软。秋不同于夏的热烈,又不似冬的凛冽,它将世界换成暖阳色,像是午后的阳光落在少女的肩头,每一处、每一寸都恰到好处。

秋日的风

我走过校园铺满金黄叶子的小路,头上的树杈奏起了沙沙的乐曲,随着声音而来的还有飘落的树叶。片片黄叶在风中起舞,在空中画着弧线,最后轻轻地躺在地上。当我抬起头时,风轻抚过脸庞,穿过发丝的间隙,钻进围巾的缝隙,留下丝丝的凉。风吹过稻田,稻田似金黄的海浪翻滚;风吹过教学楼前,片片红叶微微摇晃。于是,稻田的收割者听见了稻穗的沙沙声,像是在秋天唱起的一首赞歌,轻轻述说着春天的晨曦和夏日的晚霞,学子看到了窗边微微晃动的枝桠,像是那红色的叶子在挥动着双手,开心地宣告着秋的温暖与冬的期待。

秋喜欢用风的姿态去拥抱世界,在一场霜降前留给万物夏的余温,秋曾路过水系,涟漪是脚印,叶落是擦肩而过时留下的悄悄话,临别还不忘抚摸岸边的橘猫,捋顺它耳边的细小绒毛,温柔地说着:“秋日好梦。”秋想在凛冬前好好地拥抱万物,让世间美好都记得这份温度。

午后暖阳

秋想在风里添一份炽热,作为在凛冽冬夜前的临别礼物,于是每一束阳光都变得更加温暖明亮。阳光钻进枝桠将叶子照得透亮,透过玻璃把寝室铺上金黄,流进缝隙让温度生长。午后的光会照进图书馆的玻璃窗,把白色的保温杯镀上金光;会钻进被阳光铺满的被子里,把洗衣液的清香气混合上秋日的味道;会拥抱每一个匆匆赶往课堂的身影,把温暖分享。

阳光在我对秋的回忆里占了大半,似乎暖阳与遍地金黄的叶搭配在一起才更能凸显秋的味道,以至于在脑海里的许多场景都有秋日的阳光。

秋日里,我与临行的朋友道别,阳光用温暖拥抱站台边的行人与送行者,连同送别的目光一起随着火车的鸣笛去往远方。午后闲暇,我一人行走在故乡铺满秋叶的小路上,享受着久违的惬意时光,阳光把每一寸街道都照亮,连同飘落的秋叶一起听着人们脚步踱过时发出的轻脆,慢慢地回忆畅想。饭后,陪着父母散步,我们谈着生活与理想,午后阳光宣泄,把岁月暗暗珍藏,连同父亲的笑声、母亲的叮咛都揉进了秋的乐章。

入秋前,也曾担心秋日的寒气是否会影响观赏的兴致,但是当我踏出房间的那一刻,就与这秋的暖阳撞了个满怀,而原来的那些担忧便也悄然消散了去。

天空下的叶

入了秋,一场风吹来,吹散了叶,便落下校园一地金黄。

叶子落在稻田边的绿色长椅上,长椅上的少年弹着吉他,琴弦拨动奏响旋律,像是风在空中被指尖掀起的涟漪,叶子落在单车倾斜的影子上,车轮的影子动了又停,旋转的模样斑驳又清晰,叶子落在红色的木窗前,窗边的同学正在挥舞着画笔,纸上绘着窗外的树、窗前的叶还有树下弹着吉他的少年。

我喜欢站在落叶纷飞的树下抬起头向上看,视线可以顺着枝干的走向望去,那是秋日里微蓝色的天空,偶尔飘过几片云彩被慢慢拉长,这蓝不似夏日里天蓝色的清透与水润,而是变得朦胧与浓郁,像是原本天青色的蛋清搅进了几片棉花糖,慢慢变成了秋日的天空。就是在这一片天空下,原本繁茂的树枝如今只留下了一片金黄的叶,偶尔有风吹过,便小心翼翼地晃动,或许也会在不经意间同那些飘零飞散的叶子一样落到地上堆叠。

当脚下的路被黄色的叶铺满,我在想那往昔的树与叶,也许它们曾在黎明到来时一起等待清晨的微熹,拥抱阳光;曾在春日里一起经受雨露的洗礼,肆意生长;曾在夏日里一起聆听树下的蝉鸣,闻着稻苗的芬芳。但是当秋的第一丝凉意到来,叶子便会开始蜷曲、泛黄,以最明亮的姿态去拥抱大地,将秋日的萧索与惆怅悉数和着阳光,用久违的怀抱回到最开始的地方,等待着雪落,又等待着冬藏。

此时,树木裸露的褐色躯干开始变得暗黄,但枝干依旧伸向微蓝色的天空,依旧如春日煦风里新生的力量那般倔强,依旧如夏日烈阳下遮荫避阳的时光里那般挺拔,没有惧怕冬夜寒冷的降临,也未见秋日别离的伤感,只是默默地生长、不断向上。

 

上一条:稻香校园筑辉煌 七十华诞共成长 我校举行第十七届水稻收获节 下一条:风雨兼程七十载 我与祖国共成长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