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25日星期二,本学期第1周

藏在冬天里的温暖

2019-12-03 18:08  校报编辑部  (阅读人数:

北方的冬天总是来得匆忙。雪花纷纷扬扬,卷走了秋日里的温暖。气温虽降,可我们的心里总是有暖流在流淌,是家人的关心、远方朋友的问候、陌生人的小小举动……这些便是藏在冬日里的小小温暖。

周思涵(风景园林1802):雪下得突然,喜忧掺半。喜的是初冬的浪漫即将起航,忧的是未来持续降温的日子不好过。伴着这矛盾的心理,我收拾衣柜翻出厚实的衣服。恰巧的是,第二天就收到了母亲寄来的毛衣、棉鞋和厚袜子。掌心轻抚过面料,沉浸在羊绒的温暖里,在柔顺的毛线纹理中感受母亲的关怀。我从未和她提起过生活里这些琐碎的事情,也理所应当地认为不重要的事情不必提起,自己就可以解决,可母亲却总是想得很全面。每年冬季如约而至的母亲手打毛衣,陪着我走向远方、又回到家。身上暖暖的,便不再畏惧冬日的寒冷。当朋友看着我收到的母亲寄来的厚袜子,提出不解的疑问时,我略微炫耀地回答他:“因为我是妈妈的宝贝呀!”

李欣彤(土管1901):两场雪后,风也变得肃杀,凌厉地裹挟过校园,卷走了秋留下的最后一点温度。收到和伙伴聚餐的消息时,天已经彻底暗下来—冬昼短促,寒意在夜里肆意蔓延。此刻的汤面显得尤其美味,香气扑鼻间熨帖肠胃。我吃得忙乱,汤面入腹的暖意惹人贪恋,只愿去汲取多一点,再多一点。餍足后环视四周,食物氤氲出的热气交织着来往人群欢腾的喧闹声,熏了一室温暖。我不由恍惚着想起家,母亲也总爱在这样的天气煮面,热气喧腾里一家人谈天说地,分外温暖。我这才发觉离家已经这么久了,不免有些难过。可抬眼看到伙伴灿烂的笑脸,便不自觉地笑起来。虽然离家千里,却有朋友相伴,便是温暖的。此时温度已被冬吞拆入腹,而温暖却仍在谈笑与思考间充斥了心脏,给我以熨帖。

高一鸣(建环1803):凛冬仿佛在风雨雪声中突然来临,寒冷占据了建大的每一寸天空和土地。当两场大雪将枯黄的落叶衰草尽数覆盖,秋的最后一丝气息也被抽离掉—人们在路上哈气取暖,小心翼翼地避开结冰的路面,冬天真的来了。接到外婆的电话是在深夜十一点,电话里外婆的声音充满了疲惫,一直叮嘱我在雪天注意保暖。后来我才得知,这通毫无征兆的电话是因为外婆最近受寒生病了,夜里难受睡不好,因而想到在东北的我,心中挂念。

我的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扎中,滚烫的血液飞速上涌,甚至化为滚烫的热泪,心中充斥着愧疚与心酸。外婆病中的关心温暖了整个沈城冬日的严寒,让坚硬的冰消融。想到这里,我飞快地拨通了外婆的手机号码,传来了一声“喂”,带着欣喜,带着慈祥……我想,严寒中能温暖人心的只有人心,这种温暖能够穿越无限大的风雨雪声,然后在你耳边轻诉一声“喂”。

印雪婷(信计1801):北方的季节总是让人促不及防,一场雪后就悄悄入了冬。我来不及做好准备,便与寒冷撞了个满怀。骤降的气温使我还来不及添衣,便开始打了喷嚏。清晨,室友被我的咳嗽声吵醒后匆匆起了床,临出门前推了推半梦半醒中的我,轻声叮嘱我一会醒了要看看窗台。随着她的关门声,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往窗台的方向瞧去,窗边放着一个保温杯,旁边放了一盒感冒胶囊。我走过去打开保温杯,杯子里是甜甜的菊花茶。感冒药的盒子上贴着一张纸条:“感冒了要记得多喝热水,还要按时吃药呀!对了,记得看看窗外的那个小家伙是不是和你一样。”窗外摆着用两个雪球团成的小雪人,细细一瞧,雪人的鼻子和我手心里的红色胶囊是一个模样。

张雅坤(工管1903):东北的寒风如这里的风土人情一样粗犷,雪花更是,大团大团地从暗青色的天空倾倒下来,扑面而来便是生冷气息。穿过风雪,大抵是因为光滑的地面,还有怀里刚取出来的快递,我小心翼翼地踩在结冰的路面上,挪动步伐。那里面有远在南方朋友赠予我的一盒香樟果实。心意滚烫,隔着一层层棉衣让温暖直达心底。“东北的冬天很冷吧,我给你寄一些过冬的东西吧。”我原本把这个当做聊天时一句漫不经心的打趣,结果却真的收到了朋友们从各地寄过来、暖和的手套和长裙,还有几本冬夜里躺在被窝阅读的故事书。这样一来,刺骨的寒风也不过是纸老虎罢了。在这个很寒冷冬天里,我有更温暖的御寒神器。

熊慧(产品1901):期待了许久的雪,经过日晒自然消融,和大家协力铲雪作辅,基本都化作雪水,消失殆尽。只余下颜色深于平时的石板路和断断续续滴水的屋檐。如今,雪已融化,温度也不断下降,心却因为几条留言而更加温热起来。前几日我过生日,远在故乡还是小学五年级的弟弟借着家人的手机给我发了几段语音,其中一条是他用软糯的声音问:“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就在家里等你回来”。还有一条是他用刚学的英语对我说:“姐姐生日快乐,今天你开心吗?”短短几个音节和不长的单词他却念得极其认真,发音也出乎意料得标准。欣赏他稚嫩可爱音色的同时,心底也感到阵阵温暖。一想到在同样寒冷的南国,夜色朦胧之际,一家人围炉取暖时思念着赴北求学的我,便觉得寒风也不是那么凛冽,融雪之后的景色也丝毫不逊色下雪时的了。

宋阳(机械1808):刚走进店门,暖融融的热气便给了我一个拥抱,抖抖肩上与帽里的落雪,一边享受着温暖的沐浴,一边摘去被白雾遮住的眼镜。带着些朦胧,找到了坐在窗旁早就点完菜的朋友。夹起一块毛肚,在麻辣的底料里轻涮几秒,再搭上自己调好的酱料送入口中,寒冷瞬间随着哈气一同消散在蒸腾的水雾里。肥牛排得整齐,土豆叠得规矩,鸭血软软地泡在水里。朋友从番茄汤底里捞出透着粉嫩的虾滑盛给我,“你不是最喜欢番茄锅底了嘛,这可是我们特地为你点的,快尝尝这虾滑。”蘸上些芝麻酱,一口塞进嘴里,软弹的虾滑裹着些番茄汤汁蔓延在味蕾间。窗外是大雪纷飞、行人匆忙,窗内是热气升腾、三两好友,大概这就是雪天里最温暖的事情吧!

侯淦(给排水1902):沈阳室友说:“真正的降温是在一场或大或小的冬雨之后才来的。”的确,就在昨天,一场几乎持续了一天的雨水把仅存的温暖也封存在了冰河之下。五级的北风携着零下一度的寒意匆匆来袭,窗外的人们缩着脑袋,裹衣挪步。我艰难地迈出步伐,呼出的哈气被寒风撕得粉碎,打开快递取货柜,竟只有一封薄薄的信,孤零零地躺柜子里,正如寒风中孤零零的我。一路上,我一直想是谁寄来的信,直到回到宿舍打开信封,看见她独有的“幼稚”的字迹时,才知道是高中的挚友。细细读来,随着一句句的温暖,身上的寒意也一点点褪去。认真收起信来,我赶忙回了个电话,虽是东拉西扯,聊些日常琐碎,但是信里带来的温暖无疑抵住了寒冷。

郭侨(高分子1801):沈城入冬后,温度一路下跌。衣服渐渐添厚,杯子里也常备起热水。母亲总是担心我在学校穿得太少着了凉,每次降温她都会提前发消息给我,提醒我多穿点。而相对于母亲,父亲细碎的话便少了些,但是在入冬前,他却发来保温杯的链接,问我觉得怎么样。果然,几日后,我便收到了链接上的杯子。我是一个手脚时常冰凉的人,冬日里,即便在暖气温度较高的房间里也是如此。于是,我打算在上冰课前为自己备一副手套,而在家里的母亲却将这件事记得紧,说是几天后要来学校看我,还准备了一副手套和几件毛衣。冬日对我来讲,总是寒冷而难熬的,但在寒冬里,那些来自父母的关心总会带来一份温暖,隔着寒风拥抱我。

高鑫(给排水1901):记得小时侯,冬天总是极冷。带着厚棉帽、套着厚棉衣棉裤、穿着笨重棉鞋,仍感寒意袭人。如今的冬天变得愈加暖和了,可寒风还是趁我不注意钻进袖口,让人忍不住打个寒战。今年的初雪来得猝不及防,室友的生日也在愈冷的气温中如约而至。我们找了许多店,终于订到了她最喜欢的蓝色仙女蛋糕,还有她一直想要的小裙子。寝室的女孩子是最早祝她生日快乐的人,当寝室被生日歌充盈,围在蛋糕周围的六个人都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这笑声将冬日的寒冷遣退,我知道这个冬天会在她们的陪伴下变得更加温暖。

吴帅(无机1901):几天前的暴雪让我着实感受到了沈城之冬的热情与粗犷。极寒的空气中仿佛都是小冰晶,这份寒冷酝酿了几天,沈城终于迎来了一场大雪。雪停后的几天,仍不见太阳,出门若不全副武装,寒风准会吹得你满眼泪花打转,鼻头冻得通红。今天出门前,我裹得严严实实,一推门,竟迎来了满怀的阳光。上午天放晴后,似乎连空气都汲满了阳光的暖,迎面的风也温柔了许多。道旁的柳树枝丫舒展依旧,只是叶子还没来得及枯黄就在寒霜中冻结,干枯的叶子倔强地抱在树上,为这冬日的晴徒留一抹苍青。走在蓝梦桥旁,才发现湖面的冰也融化了,微风轻抚湖面,微漾的湖水映着阳光,整方湖水都呈现出波光粼粼之状。一旁的猫舍有几只眯着眼打盹儿的橘猫,一派享受的模样。我也学着它们仰面,享受这份阳光,这雪后初晴的温暖,真好。

(大通社文学部)

 

上一条:遇见 下一条:情聚大通社 心有记者“结”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