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25日星期二,本学期第1周

三笔江海

2020-08-25 17:06  校报编辑部  (阅读人数:

□土地1901 李欣彤

翻数日历,2020年已经过了一半日子。这半年虽然走得跌跌撞撞颇为坎坷,但忧思之外,难得的假期时光又让我得到了些意料之外的收获,将它们糅合总结,最终便成了这三笔江海。

第一笔,是说月光下的书海。漫长的假期给了我耐下心去读书的机会,书架上翻了一半的、折了几页标记的、或者已经读了又读还是意犹未尽的书都被翻找了出来,齐整地在手边垒了一排,很有点浩大的味道。大概是这阵势太庄重,我的“文艺病”就开始作祟,觉得气氛很重要,就默默在心里劝说已经按在书页上的自己,“不如晚上吹着风看吧。”再想想那句“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的美丽景象,便彻底被自己说服。于是夜风裹紧窗帘,月光顺着灯光流淌进来时,我便翻开了书。重读《彼得潘》,碎成一千片的笑声变成仙子,在孩子的梦里舞蹈;继续读那本没来得及读完的《年少荒唐》,大江大河风月无边,最后那句祝福真挚温暖,看见豪迈文字下安静的一颗心;翻开《诺亚的孩子》,躲过集中营的孩子奔跑在大猫一样的黄别墅里,神父教会他爱和真理以及收藏的意义;刚读两页《人类的大地》,我就知道它会成为我下一本反复阅读也不知厌倦的书,也以此致敬天空和这蓝色的星球,致敬飞越海洋与高山、沙漠与星星的人们。这就是月光下的书海,这一笔轻又重,落笔悄悄,只留给了我一身月亮。

第二笔,是听琴弦上的浪涛。一月份的时候,刚回家,我就被母亲拖着去学尤克里里。踩着假期的期限学满了时间,回来的路上心里庆幸又庆幸。回了家自己挑着谱子弹,找喜欢的歌,手指却总不听指挥,嘴里的歌词也合不上节奏,反复多练几次,一个小时就这样慢慢过去。有时候练得手疼,就对着窗外发呆。远处有弧度舒缓的山,像流淌的乐曲,不急不重,却让眼睛和耳朵都为之振奋。于是,再坐回去练习,听着一个音符敲击另一个,碰撞又追逐,浪花般雀跃起来。在我终于能熟练地弹曲子时,合着音调,等待下一篇目的间隙,我忽然想起来去学琴的时候,不想挤公交,就从离车站很远的地方下车,慢悠悠地走半个小时过去,路边有花开了一团又一团,终究没好意思拿出手机拍照。这是多美的回忆,我想,都是好时光,是春天的、也是我的。于是再拨弦、敲击,手指变幻顺序,声音温和又有力量,像海上日出时的浪涛,淋着一身阳光。这就是琴弦上的浪涛,这一笔多温柔,像风像春天的雨又像淋漓的阳光,浪涛都带着春日里花的香气。

第三笔,是想风浪里的祖国。说起来有点奇怪,疫情期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除夕那天晚上。那些天是疫情爆发的初期,我常常边刷微博边揪心,和朋友聊天也不时叹气。这些攒在心里的情绪,在那天看了几个春晚节目笑开后又开始刷微博的时候彻底爆发。那一刻,看着不断增加的感染人数,难过一瞬间就填满了胸膛。在那一刻,我也在不断祈盼,这一切都快点过去,我们能恢复往日岁平淡却美好的生活。那一刻迷茫又无奈,每天看着数据向上攀升,热切地相信着、盼望着疫情早点结束。即使到现在,也依然是这样想的。但是那一刻,我陷入了深刻的悲痛,那是种深切的无力和担忧,甚至可以说是恐慌。那是种本能的悲痛,像捧着的装满了水的碗,被敲碎了一个大口子,余下的地方也跟着脆弱起来的感觉。但是,我深切地知道,这才是世界真实的样子,苦痛总是存在,美满总是难得。看着冲锋在前线的“逆行者”们,父子兵、夫妻档、姐妹花,以至祖孙三代……在疫情防控一线,他们用各自的坚守,守护着平安。不同的职业和岗位,同样的使命与担当,互相打气鼓励,成为抗疫战场上美丽组合。

合力奋战,有一种亲情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同为医生的父子各自写下请战书,共赴抗疫前线。一纸请战书写出的是决心和信念,这一刻,他们是家人也是战友,“守护平安”是他们最大的愿望与默契。并肩前行,有一种浪漫是战疫中的支持与陪伴,厚厚的防护服是他们的情侣装,携手同行是他们的坚强铠甲。

还有千千万万无私奉献的志愿者们,因为他们,我顿时充满了信心,内心充满了感恩,是他们的无畏前行,才有了今天的稳定和幸福。我们只能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相信自己、也相信所有正在奔赴前方的人们,相信所热爱的祖国。这是风浪里的祖国,这一笔极沉,怀着期盼与希望,默默地,却依然在滔天的风波里行走坚定。

我读了书里风月,人间百般都有意义,是一笔书海;听到琴声清越,春天都在指尖流淌跳跃,是一笔听涛;看见风雨家国,期盼着也相信着所热爱的一切,是一笔坚定。我怀揣着这三笔江海,盼望着要走过隆冬,走过春秋,看来年有风光正好,江海清平。

 

上一条:当文学的种子萌发 下一条:窗外的春天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