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25日星期二,本学期第1周

窗外的春天

2020-08-25 17:05  校报编辑部  (阅读人数:

□道桥1906赵禹州

日子过的飞快,像是去街角便利店的路程,一不小心就迈过了一个春天。空气中漂浮的白色柳絮带着粉红的槐花香气充当了半个春天的底色,留下风中涌动的绿色在一阵欢声笑语中化为此时的心情。

很难去回想假期的最初几天里是如何度过的,以前从未想过的或是一直盼望的事情都在这个春天里成为现实,一场漫长的假期并没有想象中的快乐,反而让人有一些遗憾,像是在一场旅行中错失了曾经心心念念的风景,在旅途将尽时幡然惊醒的遗憾。季节的变化被压缩在一扇窗的视野里,每天的气温提醒成为了一串毫无意义的数字,上课是从未有过的便捷,没有了错综复杂的路线,却也没有了面对面的交谈,那些触手可及的真实温度。但遗憾过后,更多的是一种考验,对时间的管理开始成为每天的必修课题,像是一场游戏,而胜利的条件是让平淡的生活变得更有意义。然后,便遇到了木心。

许多人知晓木心都是那句诗:“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而对我来说,初见木心,则是那小小的短句“冰,是睡熟了的水。”

从此记住了“木心”的名字,可直到大学我才翻开《云雀叫了一整天》这本诗集,用心品读他的每一首诗。再次见到那些文字,心里仍会有初次读到时的惊艳。无分段的散文,像一湾寂静流淌的河水,思绪千变万化却不突兀,如同夜凉河汉截天流一般自然,像是一位钢琴师,用文字演奏属于自己的旋律。词句简洁平实,却能让人读起来爱不释手。诗中有童趣青春,亦不乏辛辣讽刺,有周游列国,亦有朝食晚酒。所读之处,无不妙语横生,令人拍手称快。“所以听凭风里飘来花香泛溢的街,习惯于眺望命题模糊的塔”意识流的表达在文字的表层之下,带着一种类似记忆的共鸣,激荡起潜藏心底又无处可去的一幕幕情景。阅读,更像是一场孤独的盛宴,关于一个世界的描绘与重现,涵盖了心灵的哲学,关注着人物的内在合理性与动机,然后理解他们的逻辑,分享他们的感情,体验他们的命运。而此时,现实便开始虚化,如同窗外的春天,记忆的惯性思维忽略了那些变化,色彩与气味成为了具象的文字,在一页页的笔墨流淌中,少了真实。

假期的尾声,是突然来临的,夏至过后,才恍然惊觉。一直都认为漫长的假期像是在一瞬间,就走到了结尾,连同那些匀净无痕的蓝天直落地平线。春天里的某个傍晚,我曾在河边看着逐渐消逝的云层由雪白化为淡紫,如多年前见到的一般,有淡紫色的云霞和灰绿色的河岸,太阳向着河面沉去,像是带着时间,已经走过的时间沉向流动的河水,这才是真实,有光线的变化,有温度的起伏,有昼夜的交替,有心跳的频率。我喜欢这个春天,因为它的不同,不同于以往的安逸,它让我看到了当疫情到来时,什么是无畏,什么是凝聚。它让我铭记,曾有一座城,有一群人,风雨之中,逆行而上。这个春天应是一段属于所有人的共同记忆,因它真实而美丽。

推开窗时,是下午时分,刚刚经过一场阵雨,檐下的积水汇聚成一处水洼,青草的味道被雨水洗出又混合在潮湿的空气中,带给人一阵闲适的享受。春天的离去一直是悄无声息的,或许在某个气温骤然升高的天气里,春的脚步就已经远去,只留下了一扇窗的绿色在夏天流动。

 

上一条:三笔江海 下一条:我们相约在“云端”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