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25日星期二,本学期第1周

当文学的种子萌发

2020-08-25 17:22  校报编辑部  (阅读人数:

□房产1901张小云

时间的长河缓缓淌进缝隙里,阳光欢愉地在树上跳跃,钻进灌木丛里,半天不闻声响,正是盛夏。

微风过境,送来缕缕草木的芬芳,此时,建大的夏也应是如此迷人。我伏在桌前,想着一路上与文字的旅行,回忆起文学的种子从埋下到萌发的过程,感慨良多。

想来与文字的相遇始于我的父亲。父亲热爱写作,也因稿子写得好被赏识,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成为一位有稳定工作的职员。从最开始的不被采纳到每一篇稿子都被刊登,父亲十年如一日地坚持投稿,称呼也从同事口中的“小张”变成了“老张”。每每给我看他的稿子,父亲总是高兴得像个孩子。也许,我心中文学的种子就是从那时起埋下的。

我一直说自己热爱文字喜欢写作,却只顾向前奔跑,把写作抛在了身后,从未抽出时间来练笔。高中时,语文老师办起了校报《阅读星期天》,彩色的印刷、精心设计的版面,让我跃跃欲试。看着同学们积极投稿,比较自己拙劣的文笔,还是放弃了。总想着等到以后文笔再成熟一些,再去投稿。可繁重的课业让我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校报也压在了箱底。一晃三年,转眼我高中毕业了。

来到建大后,第一次听说大通社是从助班的口中,看着校报上一篇篇优美的散文,我心动了。

抱着最初单纯的喜欢,我加入了大通社。看着学长学姐的文字被印成铅字,镶嵌在校报上,我十分羡慕,并且暗下决心以后自己的文章也要刊登在校报上。“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多么优美的文字,对文字不敏感的我而言,只能写出“时间过得真快”这样的词句,终归差了许多。师父似乎早就发现了这一点,每一次发稿都鼓励我写得不错,多次告诉我们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我从只回一个干巴巴的“好”字渐渐尝试着说出自己的想法。文学的种子悄然扎根,我要做的便是积蓄力量。

文字的道路坎坷而漫长,有皎洁的荷塘月色,也有冰冻严寒的雪山之巅,我孑然一身前行,跌跌撞撞地在这条路上走出又绕回,但庆幸的是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让我每个写稿、改稿的夜晚都不再孤独。文学的种子在稻香与墨香中蓄积力量,等待萌发的时刻。

建大校报已经走过了七百多期,记录着学校数十载的风雨,又镌刻着千万建大学子的青春岁月。“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千百大通人将自己最美好的大学时光献给校报,将责任与担当诉诸笔下,化为热爱和传承。有幸成为大通的一员,拥有比高中报刊受众面更广的建大校报的平台,我心中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不敢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希望可以真实地写出自己的想法,不忘初心,无愧于心,无愧建大,无悔青春。

 

上一条:加油!武汉伢 下一条:三笔江海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