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7日星期六,本学期第8周

奔赴盛夏

2020-09-07 13:55  校报编辑部  (阅读人数:

□测绘1702 胡潇月

不觉夏已过,秋渐近。窗外,夕阳西斜,落日余晖将云朵染上柔和的烟紫色,合着微微起舞的榆树,让人想起冰凉的糖渍杨梅。楼下孩童的玩闹声顺着花香一路溜进窗边,在浅白的茉莉花瓣上跳跃,最终消散在柔和晚风里。转眼间又是一年盛夏,回想去岁,此时的我应该还在为那场随盛夏一并到来的支教做最后的准备。结束期末奋战后,收拾行囊,打包好所有的期待与向往,终于,我和队友们一起踏上了远赴贵州的火车。

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景色—山下碧波映霞光,引出几道盘山路曲折而上,山脉起伏披着苍翠的衣裳,浅色房屋聚散错落,如星辰般散落于层峦叠嶂间,极目远眺,眼前的绿意盎然渐次加深,在遥遥天际融成一抹延绵的深青色,阳光带着盛夏热烈的暑气倾泻而下,裁剪开有些厚重的云朵,显露出云上清澈明朗的蔚蓝天空……与眼前明媚夏光相伴的是坎坷颠簸的山路,于是近20天的支教生活就此开始。

虽未曾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但我曾领略过凌晨时分尚是寂静无声的堰田。山中的清晨雾色空蒙,远山在如烟的雾气中显露出柔和的边际,不见月色,不见晨曦,窗外有朦胧的光透进窗帘,翻身的动作随闹铃声而起,起床、整理床铺、收拾自己的东西,做好出门的准备,在清新的空气里踏上走向支教学校的路,这就是每一天的晨起日常。半个月的支教生活结束得比想象中更快,紧张又激动地招生,表面稳重、内心慌乱地上课,沿着山路送孩子们回家,与热情亲切的家长们交谈家访,在蚊虫吵闹的教室里与伙伴们分享每一天的总结……我们开始学着生火做饭,研究“仓库”里的“存粮”可以支撑几天,互相听课以找到彼此课堂上的优点与不足,根据孩子们的课堂反应调整进度和内容,为每一场活动的准备工作不住熬夜,为每一份送给孩子的惊喜拼尽全力。当我第一次站上讲台,有些紧张地面对孩子们纯真的笑脸时,手心的汗洇湿了粉笔,一声声“老师好”“老师再见”是最大的鼓励。当我第一次收到孩子们亲手做的礼物时,心中的激动与欣喜难以抑制,回到办公室后像个得到红花的小朋友一样向每个人炫耀那个小小的信封,在卡片上逐字逐句认真回答孩子的问题,工整地写下自己的回答。第一次家访,在完全听不懂的方言中感到十分迷茫,只能试图理解并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队友;当我面对家长们纯朴的感谢不时觉得“受之有愧”,虽自觉未曾懈怠,但也只觉得做了自己应做的,于是只能加倍努力不辜负他们的信任与理解……那段时间,我从孩子们、家长们和队友们身上学到了太多,支教这件事于我的感受从“既然已经坚持了许久,不如再坚持下去”变成了“还好来了”。

数月准备,在忙碌学业与为支教积累间跌跌撞撞;三日行程,两千余公里的路程充满了欢乐与狼狈;半月支教,何其有幸与孩子和队友们相识相遇……时过一载,云树遥隔,记忆中那十几天的时光已有些模糊,唯独清晰的是与孩子们告别的那一刻。最后一天的文艺汇演在晚风中进入尾声,当宣布“晚会结束,原地解散”的一瞬间,好多孩子围了过来,我顿时淹没在温暖的拥抱里。我听见他们有些哽咽的声音,却不敢看他们的眼睛,“老师,谢谢你。”“老师,明年还能再见到你吗?”“老师,我会想你的……”那一晚我们告别了活泼可爱的孩子们,告别了难忘的支教时光,告别了充满回忆的堰田。那一晚,我终于有机会坐在房顶仔细看一看堰田的模样,只记得温柔晚风徐徐无声,除了街口唯一一盏路灯外再无其他光源,暖黄的灯光点亮寂静夜晚,抬头望去,繁星密布,仿佛触手可及。那一晚,不舍拥着欢喜,就连梦也染上了微凉山风和星光璀璨。

《加缪手记》中这样写到:“我并不期待人生可以过得很顺利,但我希望碰到人生难关的时候,自己可以是它的对手。”同建大并肩走过的这段时光里,我遇见了更为不同的自己。相较于初入大学校园时的懵懂紧张,2018年牵着我逐渐成长,慢慢适应更为自由的学习环境和课余时间,学会如何处理好学生工作与学习间的关系,在忙碌充实的大学生活里享受所热爱的文字带给我的乐趣。2019年挽着我奔向远方,去到近乎跨越大半祖国的贵州支教,拜访凛冬里的“冰城”哈尔滨,在春节到来之前领略十三朝古都西安的风采,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不禁让我心生感慨。在回程的火车上,我便想新的一年要更远的地方,用笔墨记录下自己的所见所感。

文件夹里存下的篇篇稿件记录了夜里灯火未暗时反复斟酌的字句,书架上整齐排列的课堂笔记拼凑出教室外和煦柔软的晨光,体重秤上微微浮动的数字警醒着我放弃深夜里的泡面和零食。翻开相册,里面存放的是满满一整年的回忆,记得同友人出游时阳光下灿烂的笑脸,记得第一次完成专业课实验后看着超出误差范围的数据微微沮丧的神情,记得与堰田的孩子们初初相遇时他们脸上明媚开朗的笑脸,记得每一个盛夏的清风与骄阳。沿途的风景串联成蜿蜒的时间线,上面悬挂着对从前的感慨与收获,仿佛是晶莹的风铃在盛夏的柔和晚风中摇晃出了悦耳的声响。回想往昔,只觉过去一年伴着沿滨路上亮起的路灯盛放在眼中,带着融融春意,牵着瑟瑟秋风,携着我的期许与希冀奔向崭新的盛夏。

时光漫漫,我搭砌起通往理想的桥梁,背着行囊走向梦开始的船渡,身后是一路前行而来的足迹,憧憬为灯,坚持为路,带着我踏上崭新的旅程。2020的起始虽不同往昔,但我相信未来依旧会闪闪发亮。记得鲁迅先生曾说:“为辩解起见,只好说自信未曾偷懒于旧年,所以也无从振作于新岁而已。”可我却觉得,即便是旧年里已用了全部气力执着向前,新岁中也应当更加“振作才是”。

 

上一条:我的老师—刘志和 下一条:共盼春回大雁归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