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2年08月25日 星期四,本学期未开始!

暴雪之后

2022-01-02 17:16  校报编辑部  (阅读人数:

□高分子2001 杨憧憬

今年的雪,来得比去年早了一些。天气预报提醒近日有暴雪来临,它果真如约而至。呼啸的冬风吹得雪花漫天飞舞,不消片刻,外面便铺上了一床厚厚的雪被。

朔方的雪景,从不会让我失望。盖在龙潭广场上的积雪像是外婆刚刚织好的羊毛毯,让人不禁想躺在上面打个滚。八王书院因为白雪的点缀,变得更加静谧,仿佛将观赏者带回了过去的时代。我穿戴整齐,和室友一同前去玩雪。在雪地里,我成了从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孩童,不顾寒冷,和这些冬季精灵嬉戏。我们徒手堆起雪人,捧起零散的雪朝对方脸上扬去。融化的雪带走了身上的热量,却带不走我们对它炽热的喜爱。

可是美丽的场景,并没有停留太久。再厚的雪,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化成涓涓细流,最终消失在天地之间。也许是出于南方人对于雪景的执念,看着积雪渐渐消融,我的心中立刻泛起一阵酸楚。此情此景,我想到李商隐的诗:“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赏雪不易,想留住这番美好更是困难。人有生老病死,在我眼中,白雪也会。起先,它带着最纯真的美好来装扮人间。可当沾满泥土的鞋底落在洁白的绒毯上,留下一个个扎眼的脚印后,它就病了,吱呀的声音似乎是在哭诉疼痛。后来,为了不阻碍通行,那些污浊的雪块被铲除,堆在不显眼的角落里,跟着时间一同流逝,慢慢地被人们遗忘。就这样,雪花轰轰烈烈而来,最终却悄然无声地离去。

我独自行走于图书馆旁的松林之间,密集的雪水顺着松针滴落,打湿了我的肩膀。和我一起同行的,还有一只瘦弱的橘猫。猫儿向来是惧怕水的,寒冷的水滴落在它身上,引得它连连打颤,却无处可躲。几天前,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雪给沈阳人民带来了许多麻烦,更是给校园里的猫儿制造了一场严峻的考验。水系旁那只得了口炎的白猫还在病着,却不得不拖着沉重的身躯寻找避寒之地。在建大最出名的肥橘猫似乎已经上了年纪,与四号公寓楼下那窝狸花相比起来行动迟缓了许多。为了生存下来,它不得不流窜在各个寝室楼里,等待着好心的同学们给它喂食。

雪后初晴,阳光洒在偌大的水系上,气温回升,湖面的冰在一点点缩小。先前藏匿在皑皑白雪里的猫,又重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我见到了那只患了口炎的猫,它的状态比之前好了许多,正慵懒地依偎在大树旁休憩。今年新生的三花猫崽趴在长椅上,悠闲地舔舐自己的毛发。肥橘出现在公寓的频率少了许多,搭在二楼的猫窝也被收走了,或许此刻它正躺在自己的豪华猫舍里,和梅花鹿一起共沐暖阳。

看着这些渺小的猫儿在这场暴风雪里生存了下来,我的内心无比宽慰。在我们眼中纯洁美好的雪景,不应该成为危害柔弱生命的灾害。想到此处,先前由于雪景逝去给我造成的感伤减轻了许多。

暴雪之后,是万物的一片沉寂,是无数自然生灵的奋力挣扎。可当冰雪消融之际,大地又重获生机。不得不感慨自然的睿智,她总是能把握好万物生存规律的平衡,在洗去人间沉淀的铅华之后,又赠给万物生存下来的希冀。

 

上一条:家乡的火车站 下一条:唯热爱可长久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